乐清大荆“壮士断腕”迎重生 温州日报瓯网

乐清大荆“壮士断腕”迎重生 温州日报瓯网

时间:2020-03-23 12: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三官庙村的铸造企业厂房拆除前后对比。

☉商报记者 黄伟

从去年10月底开始动员,到今年1月10日大荆镇85家铸造企业的930亩车间被全部拆除。大荆人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让已经延续数百年的铸造业画上了句号。在摒弃了这种高污染高能耗的低端产业后,随着一个个绿色产业的破茧而出,不久的将来,倡导休闲生态的大荆镇将迎来真正的重生。

落后铸造业 与城镇发展格格不入

乐清大荆镇从事铸造业的历史从上世纪70年代兴起,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大荆的铸造业开始了一次大发展。今年47岁的铸铁工人翁治富,已有30多年的铸铁工作经验,经历过整个大荆铸造业的兴盛衰败。 早年,在大荆石门村一带,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翻砂炉,用来浇筑一种叫做 坑管 的铁制品。上世纪90年代,大荆的铸造业达到了鼎盛时期。但近年随着铸造技术和效能的落后,大荆的铸造业逐渐失去了竞争力。而铸造业对周边环境和生态的危害,也让许多大荆人感受到了危机感。

据他介绍,上世纪90年代,厂里的工人是现在的2倍,订单多得每天要加班,产品供不应求。但近几年,工人减少了三分之二,尤其是一到下半年,每个月仍然有10天左右停工。

除此之外,铸造业污染危害极大,而大荆紧邻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雁荡山,取缔之声此起彼伏。

昨天记者在已经拆除的铸铁厂原址发现,这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焦味,周边的土地是 黑土地 ,当地居民马女士对于当地铸造业有着十分纠结的感情。她所在的三官庙村是大荆铸造业非常集中的区域,而她则在村里经营着两个小卖部。从经济的角度来讲,她不希望铸造业消失,但想到自己也曾深受环境污染之苦,她又盼着家乡天空变蓝,空气变好,能喝上干净的泉水。 由于许多企业都是违章建筑,还没有配套的自来水供应,而我在那里经营了10多年的小卖部,平时没有自来水都是抽地下水,但是用来洗手都有一种异味。

3个月 壮士断腕 究竟有多痛?

大荆镇有着20多万的人口,属于省级中心城镇。不过,大荆镇交通相对闭塞,城市基础设施较为落后。受地理条件制约,许多大型项目很少落户大荆,在工业方面,也仅仅是铸造业在全省乃至全国小有名气。

随着1月10日大荆镇完全拆除85家铸造企业厂房,彻底淘汰了该镇的支柱产业,这对于大荆的财政收入有着巨大的影响。据悉,大荆镇铸造业年产值达到5亿元,税收超千万。这块 肥肉 被割去,镇党委委员徐展欢表示, 当然痛,但也只是阵痛,因此在拆除时,也受到了各方极大的阻力和压力,但是借全市大拆大整的东风,以及多年来乐清市、大荆镇两级政府的共同努力,仅仅3个月就彻底淘汰了这些低小散、高能耗、低能效的传统产业,为今后的转型打下坚实的基础,阵痛过后大荆有望重新起航。

东里村支书姜德米承受着直接经济损失70万元的后果,第一个主动要求拆除自己的违建厂房;肖包周村主动与企业主解除土地租赁协议,村集体经济年收入减少150万元 在大形势下,许多拆迁对象也看清了传统铸造业的弊端,从一开始的抵制心理渐渐地变成理解,仅3个月时间,85户拆迁对象全部签署了协议,完成拆除。

带头的姜德米名下有两家铸造厂,目前他的家族企业已经在谋划转型,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在此次拆除后将不再从事铸造行业。 一部分人跟我一样另谋出路,发展其他休闲生态产业,50%左右的业主将企业外迁至其他地区的工业园。我们行内人都知道,铸造业给生态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能用我们这代人的阵痛,还子孙后代一个美丽大荆,这笔账怎么算都不会亏。

摒弃铸造业的大荆未来什么样?

据大荆镇党委书记王金法介绍,大荆镇无论从地理位置和自身条件都不适合工业的发展,大荆镇毗邻国家级风景区雁荡山,本身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生态资源,非常适合搞休闲旅游和生态农业发展,而且大荆是全国著名的铁皮石斛的产地,接下去大荆镇政府也将大力引导绿色产业发展。

本次拆除清理出来近千亩的存量用地,几乎和大荆一年的建设审批用地指标持平,对于核心城区面积并不大的大荆镇来说,这些土地将被合理利用,一些绿色产业已经在规划之中。

据了解,乐清市高度重视拆后的重建工作,将其作为助推乐清北部区域转型发展的关键环节。根据大荆镇省级中心镇和乐清市域副中心的定位以及大荆镇域总体规划要求,集中力量发展生态旅游、环保健康和文化创意等符合大荆转型发展方向的产业领域。

据王金法介绍,目前该镇已着手建立班子成员联系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制度,主动出击,加快落地铁皮石斛特色小镇、水上雁荡旅游度假村、农耕文化园、桐阳村旅居目的地等一批现代农业、休闲旅游、文化展示等方面的重大项目,其中铁皮石斛特色小镇依托乐清大荆近百年的铁皮石斛生产加工历史进行打造。

可以预见,曾经的工业污染重镇大荆,在历经壮士断腕的阵痛后,在不久的将来将得以重生。